2017《见字如面》第一季第十二期朗读书信原文内容

    爱生活 admin 744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

    书信打开历史!!

    1、《朝鲜停战签字了》宋云亮写给妻子胡玉华( 1953年7月30日)

    玉花:

    前些天在我准备上山作战时写给你的信和寄给你的像(相)片,收到了吗?念念。

    在我上山以后,接到了你从学校寄的信与像(相)片,因战斗就要开始,事情很多,所以没有及时回信,望原谅。

    把我们这次战役的胜利消息告诉你吧!我是西集团军的一个炮群的群长!我们群里有几十门大口径的野榴炮,还有坦克及“喀啾(秋)沙(莎)”大炮也参加了。

    在七月十三日夜八时——这是一个雨夜,战役开始了。在金城前线廿八公里宽的战线上,响起了震耳的、难以形容的炮声——我们神威的炮兵向敌人的阵地开始了炮火急袭。在炮火延伸射击之后,步兵即突破了敌人的前沿防线,接着又开始纵深战斗。“现在我们已占领了××阵地,要求炮火向××阵地射击”……等消息不继(断)从前面传来。炮兵指挥所的所有人员都高兴的了不得。激烈的战斗连续了好些天。

    此次战役,我们歼敌三万余人,占领敌军阵地一百七十多平方公里,缴获的大炮、车辆、坦克很多,还有一架飞机。敌人的一个野战医院的男女工作人员也当了俘虏。

    总之,这次战役是反击战规模最大的一次,胜利也较大。

    其次的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是朝鲜停战签字了,也停火了。

    七月廿七日的晚上,我们还在山上的指挥所,从下午九时起,我们的炮火停止了发射,敌人的炮火也停止了发射,天空再也听不到敌机的声音,真的停火了!第二天(廿八日)上午,我们下了(山)坐着车子回到了住(驻)地(邹义里)。今天已是停战的第三天了。白天、夜间,公路上的车辆来往不断。白天车上(也)不插伪装了,夜间也听不到打防空枪了。从今天晚上九时起,敌我都撤出非军事区。现在已开始走向和平。

    敌人如果不破坏和平的话,朝鲜问题也许会和平解决的。

    花!说个私人话吧,如果敌人不破坏停战,也许在几个月以后,我们就会团圆的。究竟是什么时候,现在尚不得而知,当然希望是能够早点回到祖国。

    志存给我寄的信和像(相)片,今天才收到。从日子来(算),差不多是两个月的时间。关于他(她)的私人问题,在目前情况下,我的意见是回国以后再说吧!总之,要尽力帮助。

    花,我买了表,200多万,是块很好的自动游泳表。如果在祖国买,要贵得多,因为志愿军整批的买来,是更便宜的多。原先的那块表卖给别人了,(75万——当然也比祖国(的)便宜),买表的人太多了,光我们团就买了几百块。

    花!再差半个月,就整整一年了,……!

    以后再写吧!望把你的近况来信告知。

    紧紧的握手

    1953.7.30于朝鲜

    来信寄“朝鲜前线中国人民志愿军一九八师炮兵团”吧——信箱号经常变,弄的信不能按(时)收到。别写信箱了,或者寄“朝鲜前线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字一八二一信箱十五支队”。

    2、《我绝不可能在这种过分戏剧化的生活中长期满足》路遥写给弟弟王天乐(1991年冬)

    小说《人生》发表之后,我的生活完全乱了套。无数的信件从全国四面八方蜂拥而来,来信的内容五花八门。除过谈论阅读小说后的感想和种种生活问题文学问题,许多人还把我当成了掌握人生奥妙的“导师”,纷纷向我求教:“人应该怎样生活”,叫我哭笑不得。更有一些遭受挫折的失意青年,规定我必须赶几月几日前写信开导他们,否则就要死给你看。与此同时,陌生的登门拜访者接踵而来,要和我讨论或“切磋”各种问题。一些熟人也免不了乱中添忙。刊物约稿,许多剧团电视台电影制片厂要改编作品,电报电话接连不断,常常半夜三更把我从被窝里惊醒。一年后,电影上映,全国舆论愈加沸腾,我感到自己完全被淹没了。另外,我已经成了“名人”,亲戚朋友纷纷上门,不是要钱,就是让我说情安排他们子女的工作,似乎我不仅腰缠万贯,而且有权有势,无所不能。更有甚者,一些当时分文不带而周游列国的文学浪人,衣衫褴褛,却带着一脸破败的傲气,庄严地上门来让我为他们开路费,以资助他们神圣的嗜好,这无异于趁火打劫。

    也许当时好多人羡慕我的风光,但说实话,我恨不能地上裂出一条缝赶快钻进去。

    我深切地感到,尽管创造的过程无比艰辛,而成功的结果无比荣耀;尽管一切艰辛都是为了成功,但是,人生最大的幸福也许在于创造的过程,而不在于那个结果。

    我不能这样生活了。我必须从自己编织的罗网中解脱出来。当然,我绝非圣人。我几十年在饥寒、失误、挫折和自我折磨的漫长历程中,苦苦追寻一种目标,任何有限度的成功对我都至关重要。我为自己牛马般的劳动得到某种回报而感动人生的温馨。我不拒绝鲜花和红地毯。但是,真诚地说,我绝不可能在这种过分戏剧化的生活中长期满足。我渴望重新投入一种沉重。只有在无比沉重的劳动中,人才会活得更为充实。这是我的基本人生观点。细细想想,迄今为止,我一生中度过的最美好的日子是写《人生》初稿的二十多天。在此之前,我二十八岁的中篇处女作已获得了全国第一届优秀中篇小说奖,正是因为不满足,我才投入到《人生》的写作中。为此,我准备了近两年,思想和艺术考虑备受折磨;而终于穿过障碍进入实际表现的时候,精神真正达到了忘乎所以。记得近一个月里,每天工作十八个小时,分不清白天和夜晚,浑身如同燃起大火。五官溃烂,大小便不畅通,深更半夜在陕北甘泉县招待所转圈圈行走,以致招待所白所长犯了疑心,给县委打电话,说这个青年人可能神经错乱,怕要寻“无常”。县委指示,那人在写书,别惊动他(后来听说的)。所有这一切难道不比眼前这种浮华的喧嚣更让人向往吗?是的,只要不丧失远大的使命感,或者说还保持着较为清醒的头脑,就决然不能把人生之船长期停泊在某个温暖的港湾,应该重新扬起风帆,驶向生活的惊涛骇浪中,以领略其间的无限风光。人,不仅要战胜失败,而且还要超越胜利。

    那么,我应该怎么办?

    3、《我把孩子托付给你们》杨开慧写给杨开明 (1929年3月)

    一弟:

    亲爱的一弟。

    我是一个弱者,仍然是一个弱者,好像永远都不能强悍起来。我蜷伏着,在世界的一个角落里,我颤慄而寂寞。在这个情景中,我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我的依傍。你于是乎在我的心田里,就占了一个地位。此外,和我们在一起的同志们也和你一样,你们在我的心田里站成一排,我常常默祷着:但愿这几个人,千万别再失散了呵。

    我好像已经看见了死神。唉,它那冷酷严肃的面孔!说到死,本来我并不惧怕,而且可以说是我欢喜的事。只有我的母亲和我的小孩,我有点可怜他们,而且这个情绪,缠扰得我非常厉害。昨天夜里,我竟然半睡半醒地闹了一晚。我决定把他们,我的小孩子们,托付给你们。经济上,只要他们的叔父还活着,是不至于不管他们的。而且他们的叔父,对他们是有很深的爱的。但是,倘若孩子们真的失掉了母亲,或者再加上一个父亲,那不是一个叔父的爱可以抵得住的。他们必须得到你们各方面的爱护,方能在温暖的春天里自然地生长,而不至于受那狂风骤雨的侵袭!

    这一个遗嘱样的信,你见了一定会怪我是发了神经病。但是不知何故,我总觉得我的脖子上,好像自死神那里,飞起来一根毒蛇样的绳索,把我缠着,所以不能不早作预备!

    即便是杞人忧天,也只能当是我内心的哀鸣。书不尽意,祝你一切顺利!

    杨开慧

    1929年3月

    4、《不要让人觉得你似乎有了后台》毛岸英写给孙嫂 (1950年8月19日)

    孙嫂:

    这信有的地方写的太潦草和太文,你要整个念一下。

    你的信我前天才看到,这是因为我自你们那里回北京后,马上又被公家派到别处去了,前天才回来。你在信中感谢我照顾你,这我决然不敢当,我对你并没有丝毫特殊,组织上对你照顾是把你当作对革命有一定功劳的人看待的,这是二十几年前在敌人威吓面前,在敌人监狱中捱骂捱打坚定不屈的应有代价。这是你的光荣,但你千万不要以此而自高自大,这也要那也要,若如此,你就会把你自己的光荣历史污辱了。我想你不会这样的,你将仍是一个老实的、朴素的,对众人好的,为众人做事的,因而为众人所尊敬的孙嫂,起码我是热望你自革命胜利后比从前更好!

    你的女儿进保育院一事,组织上已答应代你办,不需你自己出钱(因为你自己没有钱),如果一定要你出钱,而你确是没有钱,那么请你拿着这封信要舅母同你一起去见交际处刘道衡部长,他会正确处理问题的(他是一个老革命同志)。

    我的身体比以前要好一些,岸青不久前在医院割了扁桃腺,身体好多了。

    您的身体千万也要注意,同时又要好好在自己岗位上工作,不要使人家觉得解放后你似乎有了“后台”就不听话了,不好好工作了,这是不对的。我们是劳动人民,我们以此而光荣,但因此我们永远应当是世界上最忠实、最纯洁、最勤劳、最朴素、最刚强而又善良的人们,望你永远不失这种伟大工人阶级的优良品质!宝贵这种工人伟大的优良品质!去掉一切不好的非工人阶级的品质!

    信已写的很长了,就此止笔。

    祝你愉快!

    岸青问你好,我父亲也问候你,并望你决不退出跟着大众前进!

    岸英上

    1950年8月19日

    5、《谓抵命之数宜略增于伤毙之数》曾国藩写给奕䜣(1870年)

    曾国藩顿首上书王爷殿下、列为大人阁下:

    廿五日接读隶字五十六号表示,敬承。

    威使议论此案,谓中国安心不办,难得罗使耐性等语,其意专欲从旁挑祸。虽经尊处坚持定见,刚柔互用,罗使不致即形决裂,然内有威使为之谋主,外则凶犯未能速获,决裂与否,仍属毫无把握。

    此间拿凶之难,讯供之难,止可密陈于左右,不宜尽告于彼族。国藩前拟查出凶手二十一人,计可与洋人伤毙人数相抵。昨由毛帅持示尊函,谓抵命之数宜略增于伤毙之数,否则我欲一命抵一命,恐彼转欲一官抵一官,将来更费周折。荩谋周至,钦佩无已。昨雨生中丞来此,国藩与之熟商,亦以拿犯过少,则尊处不能日以空言争论,深恐激之使变。已严限镇、道、协、府、县文武各员速密访拿,限定四日之内共拿二十人之数,逾限不获,立予重谴。顷果续获此数,合之前获之犯已得三十七人,亦可稍执洋人之口。此后仍即随时查访。惟闻正凶或已潜逃,查有杨二、周起隆、陈三元等皆系正凶,现在逃入京中,已由萧令世本密派于役;通州亦闻有要犯窜往,由丁道派弁密捕,不识能否缉获。现拟抵命之说通拿五十余人,仍以二十左右为率。其余各犯拟分别轻重,科以军徒等罪,其余则随时释放。庶人数较多,可以服洋人之心,而罪有等差,亦不致稍涉枉滥。至办理迟缓,国藩实难辞其咎。

    现在刘令已于廿五日解到天津,张守于廿七日到津,均因陆路积潦阻滞,改由水道,故行程稍迟。日内当即会同毛、丁二公讯取确供,送呈尊处。此外,拿犯及讯供各事,计全案就绪,拟以八月廿三日为限。立一限期,借以催督僚属,亦借以自加鞭策。八月廿三日以前,如罗使急欲携法人出京回国,仍请尊处婉切劝阻,告以国藩自请期限,若逾限尚无头绪,出京未晚,如未到期限即可速了交卷,亦必力求速了也。

    陈道说帖内未经声叙明晰之处,已饬该道逐一登复,令折呈揽。任令验教民伤单所称安三、李兆恒被烧伤痕,俟会讯刘令,再行问明奉复,并当详细复奏。王三、安三及各教民早经释还,似不必再四追究。洋人若以非刑借口,将来讯问府县,如实有滥用非刑之事,自应按律治罪,决不放松也。复颂钧安,即希垂鉴。不具。

    附信件白话译文:

    抵命的人数最好略高于洋人伤亡的人数

    曾国藩写给奕䜣 1870年

    曾国藩顿首上书王爷殿下、列位大人阁下:

    英国公使威妥玛说起天津教案,说什么中国故意拖延不办,难得法国公使罗淑亚耐心容忍之类的话,他这是在特意从旁挑祸。虽然您的处理能够坚持定见,刚柔互用,让法国公使罗淑亚不至于立即决裂。但内有英国公使威妥玛帮他出主意,外有凶犯未能迅速缉拿归案,决裂与否,仍属毫无把握。

    我这里缉拿凶犯之难,审讯定罪之难,只可以秘密呈报给您和周围的人,不宜全都告诉洋人。我原来计划查出凶手二十一人,这个数字正好与洋人的伤亡人数一样。昨天收到了您的来函,说国人抵命的人数最好略高于洋人伤亡的人数,否则我们想一命抵一命,恐怕洋人会变为一官抵一官,将来更费周折。您的想法细密周至,让我钦佩不已。昨天丁日昌大人来见我,我跟他反复商量,也觉得抓的人太少,让您没办法每天凭空跟洋人争论,老是担心激怒了洋人让事态发生变化。我已经严令各级文武官员迅速侦查缉拿,限定四日之内在数量上抓够二十人,逾期没完成的,立即从重处分。我们很快就达到了这个数字,加上以前抓的,现在一共抓了三十七人,也可以多少堵住洋人的嘴了。我们将继续展开查访。现在准备以够处死的级别通缉捉拿五十余人,最终处死二十人左右,其余各犯建议分别轻重,判处充军、流放等罪,还有一些可以准备随时释放。咱们抓的虽然是老百姓,但人数更多,可以用这个方式让洋人接受。而判决有轻重,也不至于让人觉得滥杀无辜激起公愤。至于本案办理迟缓,我曾国藩实在难辞其咎。

    天津知县刘杰已于二十五日押解到天津,知府张光藻在二十七号到。因为受到洪涝阻滞,改走了水路,所以行程稍微晚了一点。这两天会马上进行审讯,整理口供,呈送给您。此外,所有案犯审讯取供、全案审理终结的事,计划以8月23日为限。立这个期限,是为了催促下属,也是为了督促我自己。8月23日以前,如果罗淑亚公使急着带法国人出京回国,还请您委婉劝阻,告诉他曾国藩已经自己设定了期限,如果逾期仍无头绪再出京不迟。如果没到期限就可以速了交卷,那他一定会力求速了的。

    被抓的王三、安三等信教的当事人早已释放,似乎不必再四追究。洋人如果以刑讯逼供为借口指责,将来讯问府县,如果确实有滥用刑讯的事情,自然会按律治罪,决不会轻饶。

    复颂钧安,即希垂鉴。不具。

    6、《我喜欢在铁腕人物的统治下俯首帖耳》冯小刚写给太太徐帆( 2002年)

    我太太徐帆,汉族,湖北武汉人,属贤妻良母型。天生是舞台上的角儿,在各种影视剧中司职大青衣。模样,与偶像派尚有一段不小的距离,但在实力派里也算有光彩的。四川人,称漂亮的女人为“粉子”,妖艳一级的为“巨粉”,次之为“中粉”,我太太徐帆属于“去污粉”。

    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,徐老师洁身自好,眼睛里揉不得半点沙子。不光是做人,生活上爱干净也是出了名的。这一点很像我母亲,不仅把自己归置得利利落落,居住的环境多差也是一尘不染,对伴侣、子女的要求也十分苛刻。两代妇女,对我进行轮番清洗整治,令我苦不堪言。徐老师不仅戏演得好,抓管理也很有一套。通常来说是,抓大放小,疏而不漏。看上去,人权、民主气氛都有,实际上是内紧外松,发现问题绝不手软。也就是说,徐老师可以不开枪,还可以往炮楼下面扔水果糖,但你得清楚自己的处境,知道自己是在徐老师的机关枪射程之内。

    朋友问:情人节是哪天?我答:2月14日。朋友说:错,是2月13日。我问:为什么?朋友答:因为2月14日这一天都被老婆看死了,所以情人节改日子2月13日提前过了。看是看不住的,圈养不如放养。淘气和离心离德还是有区别的。徐书记搞仁政,毅然宣布2月13日、14日、15日,放我三天假出去耍。我当然知道这相当于鬼子在炮楼上,在机枪的射程里,在探照灯能够扫到的距离内,宣布自由活动。我计划情人节约宋丹丹、何冰、王朔吃饭。皇军掐指一算,这是4个加起来200多岁的大岁安全局,戳着战刀说:腰细,开路一马死。我喜欢在铁腕人物的统治下俯首帖耳,免得自己煞费苦心追求真理。我对自己很清楚,威逼利诱之下是可以走正路的,放任自流则后果不堪设想。这也是北京人的特点,必须得拿枪逼着,谁厉害听谁的,光平等协商什么事也办不成。

    不仅如此,徐老师还非常喜欢把握生活的情调。外出演戏归来,一定会跑到花卉市场讨价还价买回几捧鲜花,让它们分别盛开于书房客厅的各个角落,然后点燃香,令室内香气迷人。逢此情景,我都会如坠雾里云端。徐老师还好唱口昆曲,常常于率领小保姆打扫完卫生后,拖着两条水袖跟着伴奏带反复吟唱。看着她在我的面前舞来舞去如泣如诉,总会让我产生一种恶霸地主将一代名优掠为己有的不好联想。

    母亲去世后,我在西山为父母大人购置了一块墓地。安葬那天,一切都在徐老师的指导下进行得井井有条。我还记得一些细节,她先用一个纸杯斟满一杯酒沿着我父母两侧的墓碑边洒边说:爷爷奶奶、大爷大妈、叔叔阿姨,我妈今天刚搬来,往后你们就是邻居了。我们这里先给你们敬酒了。洒完又斟满一杯放在我父母的墓前,然后又取出另一个纸杯,将一些米粒填满杯子,点燃三炷香插进米粒中,让我和姐姐、姐夫,还有两个孙女祭拜,自己退到一边安静地等待。她对我说:要用纸杯,纸杯可以还土,不会破坏环境。一句话:娶了她我三生有幸。

    嫁狗随狗

    徐帆写给丈夫冯小刚

    我丈夫属狗,人也特别狗,嫁给他是我万没料到的。

    记得那年,我和他还有刘震云老师一起去上海。走之前他问我:东西都准备好了吗?我特有把握地说:没问题。到了机场换登机牌的时候,才发现我的身份证没带,一下子我慌了神。他指着我的鼻子大声嚷嚷:你是猪啊,走的时候一再问你忘了东西没有,你说没有。他嘴里嘟囔着,同时帮我翻着箱子里的每个角落,当他彻底失望的时候,把箱子盖狠狠一扣,说:滚吧,你自己改票,我不管你了。我扔下他们冲出大厅,差点被出租车撞上,被他赶来一把抓住。我当时觉得,你不是让我滚吗?干吗还拉着我?我死了都比跟你在一块儿好。

    后来,还是我们3个人都往后改了一班飞机,我回去取身份证。到了上海,他主动跟我认了错,又把我的心说软了,也就没有再和这狗东西较劲。

    领结婚证那天,我忙了一个礼拜,好不容易把介绍信、体检表、户口本、身份证,能想到的所有材料都备齐了,到了登记处,万没想到我的户口本出了问题。因为我是集体户口,登记处的人让我们上东华门派出所换成新户口后再来登记。可我们跑到派出所,人家说:你们单位有24个人都没换呢,要换一起换,不能单个儿换。

    他一下子急了,说:我又不跟24个人结婚,为什么非等他们一起换?他又赌气对我说:算了,太麻烦,这婚我不结了还不行吗?我当时头都大了,既怕他把人家惹急了,又怕人家把他惹急了。本来好好的一件事,心情一下变得特别沮丧。直到今天,看到我们的结婚登记照,都会想起他当时跟人家犯狗脾气的样子。

    我们经常一起回家,进门的时候还好好的,等我换完鞋再找他就找不着了。遇到这种情况,通常是要在厨房门后面、卧室床底下、储藏间的柜子里一通乱搜,当我实在没地儿再找他的时候,他从窗帘后面出来了。有的时候我一找就找着了,他说不算,再来。我喜欢这种捉迷藏的游戏。他逗我玩的招数很多,总是让我没有防备,突如其来,把我吓着了,他再哄我。他有好多笑话,荤的素的都有,有的我听了好多遍还是觉得好笑。偶尔,他也带我去酒吧,拉着我蹦迪,弄得我心里一阵一阵地想跟他起腻。

    我觉得他是个离不开朋友的人,特爱往家招人,刚开始的时候我不习惯,后来不招了我倒不习惯了。他有一阵儿总是和梁左见面,也没什么正事,就是爱听梁左闲聊,彼此一见面,那高兴劲甭提有多美了。忽然有一天他对我说:梁老师没了。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,再看他整个人都闷了。晚上收了工,他说:跟我一起去看看梁老师吧。

    进了门,迎面看见了梁左的大照片,他的表情一下就僵住了,在那儿蹲了很久。他向梁天要了一张纸,写了几句话,托他转给梁左的女儿。我还记得他写的话: 梁青儿,我是你爸爸的一个朋友,以后有事需要帮忙,可以来找我。他还写下了家里的电话和手机号码。

    我属羊,他属狗,这辈子我是被他看死了,谁让他是只牧羊犬呢。有了牧羊犬看护的羊,走路吃草都踏实。我很怀念以前的旧时代,那时候的女人嫁了人之后都随丈夫的姓,一听就能知道是谁家的媳妇。如果我要是上车牌的话,我一定在我的车牌前加上FXS三个字母,意思就是“冯徐氏”。


    好开心 ,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 , 转载请注明2017《见字如面》第一季第十二期朗读书信原文内容
    喜欢 (2)or分享 (0)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取消评论

   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