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《见字如面》第一季第八期朗读书信原文内容

    爱生活 admin 511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

     

    书信打开历史!!

    1、《我是一个初学写作的青年工人》郑渊洁写给叶永烈( 1979年2月15日)

    叶永烈同志,

    您好!

    看到今天的《光明日报》刊登了您的事迹,很是感动,您的刻苦精神非常值得我学习。我是您的科普作品的热心读者,诸如《小灵通漫游未来》《电影的秘密》等书,我都是一口气读完的。掩卷之后,常为您头脑中丰富的科学知识和深厚的文学修养所叹服,并且在偷偷地向您学习。请不要见笑,我是一个初学写作的青年工人,今年24岁。

    我是这样走上创作道路,1976年从部队复员到北京,我被那海洋般的诗歌感动了,发现了诗歌的巨大力量,立志要当个“诗人”。粉碎“四人帮”后开始创作,陆续发表了一些不成熟的习作(如《光明日报》1978年1月22日《送支书》,《人民日报》1978年4月9日《彩蝶纷纷》等)。

    正当我准备在诗歌上下大工夫的时候,发生了这样一件事:有一天我去书店,看到一个胖胖的小男孩,问售货员有没有《动脑筋老爷爷》。售货员说没有,小男孩失望的眼睛里含着泪水。我问他为什么哭,他说“我已经跑了六个书店了”。我当时心里很难过,中国这么大,为孩子们写书的人却寥寥无几,真是怪哉!后来我决心献身于儿童文学,因为我很喜欢孩子们。先后在《少年文艺》78年1、6期发表了几篇习作,自然是诗歌。再后来我发现孩子们对听诗不太喜欢,倒很喜欢科学幻想小说。这下我可为难了,因为我的科学知识非常贫乏,名为初中毕业,其实只有小学四年级的水平。我写信请教高士其?同志,他委托秘书给我来信谈了怎样学习。我按照高士其同志说的,先努力学习科学知识,创作了一篇科幻习作《舅舅的手表》,发表在《儿童时代》78年第8期上。我决心继续努力,为孩子们写一辈子,希望得到您的指教。向您请教两个问题:一、学习科学知识应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呢?学到什么程度呢?一般了解行吗?二、需要懂外语吗?

    我很敬佩您能在那样困难的环境中创造出这样的成绩来,在这方面也请您谈谈经验。像我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青年工人,就因为发表了点作品,日子也不好过。许多人说我”想成名成家”“拿双工资”“不务正业”。我是空调工,运行时坐在值班室,在干好本职工作的前提下,看点科学或文学书籍被认为是“干私活”,而织毛衣,修自行车却无人管!

    我订了十多种报刊,那点微薄的稿酬还不够二分之一,再说创作都是在业余时间干的,哪来什么双工资?我经常利用上下班和去食堂的路上背古诗,人家却说我“傲慢”“不理人”。我看那些游手好闲、不学无术的青年人倒没有招来这么多指责,为什么努力学习的人却要蒙受不白之冤呢?难道非得大家一起去要饭才好吗?!有时我也想从此不写了,但看到天真烂漫的孩子们,就又忍不住了。看了您的事迹,很受鼓舞,向您学习。

    啰啰嗦嗦写了一大堆,耽误了您的时间,原谅。

    祝您创作顺利!

    此致

    敬礼

    北京大华无线电仪器厂 郑渊洁

    2、《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》某人写给妻子( 唐)

    盖说夫妻之缘,伉俪情深,恩深义重,论谈共被之因,幽怀合卺之欢。凡为夫妻之因,前世三生结缘,始配今生夫妇。夫妻相对,恰似鸳鸯,双飞并膝,花颜共坐。两德之美,恩爱极重,二体一心。

    三载结缘,则夫妇相和。三年有怨,则来仇隙。若结缘不合,想是前世怨家,反目生怨,故来相对。妻则一言数口,夫则反目生嫌。似猫鼠相憎,如狼羊一处。既以二心不同,难归一意,快会及诸亲,以求一别,物色书之,各还本道。

    愿妻娘子相离之后,重梳蝉鬓,美扫娥眉,巧逞窈窕之姿,选聘高官之主,弄影庭前,美效琴瑟合韵之态。解怨释结,更莫相憎;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。

    三年衣粮,便献柔仪。伏愿娘子千秋万岁。

    于时某年某月某日某乡谨立此书

    附信件白话译文:

    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

    某人写给妻子 唐

    要说夫妻的缘分,应该是伉俪情深,恩深义重,有说不完的走到一起的理由,也有忘不掉的合卺(jǐn)之欢。只要是夫妻,都是前世三生结缘,才能在今生成为一对儿。夫妻相对,恰似鸳鸯,双飞并膝,花颜共坐。两个人的幸福,恩爱极重,二体一心。

    结婚三年是个坎儿。如果三年还想在一起,那就是美满的夫妻。如果这三年全是眼泪,那两人就会越来越远,相互憎恨。如果缘分不合,那一定是两个前世的冤家碰到了一块儿,一定会吵吵闹闹,反目成仇,凡事都对着干。当妻子的就会唠唠叨叨,当老公的就会烦躁厌倦,两人的关系就像猫鼠相憎,就像把狼跟羊放到一块儿一样。所以,既然这心不能往一块儿想,也就别指望劲儿能往一块儿使了。咱们还是干脆点儿,通知亲戚朋友,让大家能够理解咱们分手的事,早点把离婚手续办了,各自回到原来的路上才好。

    我祝愿你离婚之后,能重梳蝉鬓,美扫娥眉,多出去秀秀你的窈窕之姿,将来嫁给个当大官的主儿,两人弄影庭前,从此过上琴瑟合韵的幸福生活。咱们这叫冤家宜解不宜结,更犯不着互相憎恨。惟愿咱俩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。

    我给你准备了够你三年穿的衣裳,三年吃的粮食。这是我真心给你的补偿。衷心祝愿你长寿健康。

    于时某年某月某日某乡谨立此书。

    3、《这回可真是当年韩信的背水之战了》褚定侯写给褚定浩 (1941年12月27日)

    浩兄如握:

    前日寄二书,不知收到否?弟已呈报告与团部,团长未能批准,云此非常紧急之时,不准弟请长假。

    弟部队已于昨日早晨出发进占阵地。而于昨日下午,师长亲自到弟阵地中侦察地形,改命弟单独守浏阳河北岸之村落据点,命弟一排死守此处,命弟与阵地共阵亡。又云若在此能坚守七天,则可有办法。

    因此弟于前日晚率部到守地,连夜赶筑工事及障碍物。阵地之后五十公尺处即为大河,河扩水深,无舟无桥。此真为韩信之背水阵矣。本日情报:敌人已达汨罗江,计程三四日后能到此。然前线队伍能毕力能抵,则能否到此,是为问题。加之本日湘北本年冬首次飞雪,则敌人之攻势,该稍挫缓矣。

    然吾军各师官兵,均抱视死如归之决心,决不让敌渡浏阳河南岸来。弟告部士兵“不要让他们渡河!”一句话,敌此次不来则已,一来则拼一拼。弟若无恙则兄可勿念,若有不幸则请兄勿悲。古云:“古来征战几人回?”并请告双亲勿悲。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。然弟一切自知自爱,务祈兄勿念。

    兄上次寄来洋二百元悉数收到,祈勿念。家中近来有信到兄处否?弟已久无告双亲矣,请能代书告之,云弟安全也。

    时在阵地,一切不便,故不多作书。待此次作战后,则弟当入滇谒兄安好也。兄若赐言,仍可寄浏阳军邮第一五O号四一师一二一团二营六连弟收可也。

    时因北风雨雪交加,关山阻绝,希冀自爱,余不一一。

    即请

    冬好

    侯弟拜上

    十二.二七

    4、《容我将你的躯体关闭在门外》蒋碧薇写给张道藩( 1960年)

    宗:

    我曾有过这样的想法:自从我被悲鸿遗弃以后,如果没有和你这一段爱情,也许我会活不下去。然而在这二十余年缠绵悱恻的生活里,多一半的时间我都在自怨自艾.为什么还要重投情网,自苦苦人?

    但是我现在感到非常满足,不仅由于一切的凄怆、悲酸,矛盾与痛苦等,都已成为过去,而且,我十分感激你给了我那么多温馨甜蜜的回忆。我的一生还算是幸运的,因为我曾享有你热烈深挚,永矢不渝的爱。“海枯石烂,斯爱不泯”,我希望这一段恋情,真能留传下去。

    我认为你也应该毫无憾恨,撑过那么些年人前强笑,泪洒心田的日子,上苍毕竟赐予我们这么多的补偿,我们还能不知足吗?二十年前你的愿望和预言,果然全部实现,你曾说:“倘使真有上帝,真有爱神。我想我们今生今世.在未死之前,一定会得到一个有利的时间和环境,来安慰我们的。”“只求我俩能漂流到一座小岛.尽一日之欢,然后双双蹈海而死,死而无憾!”宗,有利的机会与环境十年前就奇迹般地降临了,我们等于再世为人,有整整十年的时间晨昏相对,形影不离。在迟年伤暮的时候,却竞绽放了灿烂的爱情花朵。十年,我们尽了三千六百五十日之欢,不顾物议,超然尘俗。我们在小园斗室之中,自有天地,回忆西窗赏月.东篱种花的神仙岁月,我们对此生可以说已了无遗憾。宗,我每每想到我们所处的环境,以及你为了爱我所表现的牺牲精神,你确巳使我获得莫大的荣宠和幸福,没有人会怀疑你对我的爱不够挚切,不够忠诚!

    四十多年前我们初相见时,大错已经铸成,“恨不相逢未嫁时”,古今中外,有多少宿命论者在这样的爱情悲剧下饮恨终生。然而临到你头上,你便像追求真理般锲而不舍,你和我用不尽的血泪,无穷的痛苦,罔顾一切,甘冒不韪,来使愿望达成,这证实了真诚的人性尊贵的爱情是具有无比的力量的。现在我们再回顾四十年来的重重劫难,不是可以释然相向,会心一笑吗?宗,你该晓得我是多么佩服你的果敢和坚毅。

    现在好了。亲爱的宗,往事过眼云烟,我们的情缘也将届结束。让我们坚强一点,面对现实,接受命运的安排,在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情爱问题必须告一段落,好在我门已经有了弥足珍贵的果实。一希望你,不必悲哀.无须神伤,你和我都应该感戴上苍,谢谢它对待我们的宽大与仁慈,甜美的回忆尽够厮伴我们度过风烛残年。

    欢迎素珊和丽莲的万里归来,祝贺你们乔迁新居,重享天伦之乐。素珊的细心熨贴,将会使你的桑榆晚景.过得舒适安逸,请你平抑心情.恢复宁静。不必再惦念我.就当我已振翅飞去,永不复回。

    我将独自一个留在这幢屋子里,这幢曾洋溢着我们欢声、笑语的屋子里,容我将你的躯体关闭在门外,而把你的影子铭刻在心中,我会在那间小小的阳光室里,浴着落日余晖,看时光流转,花开花谢。然后,我会象一粒尘埃,冉冉飘浮,徐徐隐去。宗,天下无不散之筵席,我还是坚持那么说:真挚的爱无须形体相连,让我们重新回到纯洁的爱之梦中。宗,我请求你,别再打破我这人生末期的最后愿望,我已经很疲累了,而且我也垂垂老矣!

    虔诚的祝福你和素珊,以及可爱的丽莲,怒我不能向你道再见了,不过,最后的一次,让我向你重申由哀地感激!

    5、《我没有一天不在想你》张道藩写给蒋碧薇 (1966年9月6日)

    雪:

    我今晚打电话给你,你也许觉得很奇怪!自从我们送平陵兄灵柩落葬的那天,自阳明公墓墓地送你回家以后,又是几年没有见到你了,也许你以为我忘记你了。然而,自从我遵照你的意旨,迁出温州街九十六巷十号,至今已经七年多了,我没有一天不在想念你。

    三年前,自我受洗成为基督徒,我便常常在星期日上午十时半至十一时半,到温州街九十六巷五号信友会教堂做礼拜。每一次都可以从教堂楼上的窗户凭眺我和你一同住过十多年的房顶,我曾很多次以我虔诚的心向上帝祷告,为你祈福。平时,每天也总会有很多事物,使我触景生情,想到了你。你相信吗?最近十一个月以来(自从你发表《回忆录》起),更使我每月都有几次缅怀往事,深宵不寐,尤其是刚开始读你的《我与道藩》几期以后,越是如此。

    昨晚(现在已是六日上午3时了)读晚报,知道寇拉台风虽然不算强大,但据此间美国军方气象人员说,可能会降豪雨。所以美军、美侨都在做防水准备。回想波米拉台风袭台时,我通化街住宅园中积了两尺深的水,只差一截便将进入屋内。苏姗是向来怕水的,看到那种情景,居然引发了心脏病,病了一个多月之久。

    上月初台北大雨,大门口街道上只不过积水数寸,她即已忧惧不宁,闹着要上草山(她本不喜欢上草山,更不愿住着这幢房屋)。当时我说:“根据我的判断,绝对不会像数年前的那一次一样!”她说:“我一见街上的水这么深,早已心慌意乱,如果再像上次一样,那我会被害死的。”于是我们只好匆匆地开车避到草山。便在那个时候,我就想打电话给你。不过,旋即我又想到,我自己既已判断这一回绝不会酿成水灾,那又何必引起你的一场虚惊?考虑再三,结果还是没有打电话。——这是近年来我第一次想打电话给你的经过。

    昨天晚上六点钟,倒是由我主动避到草山来的。我在汽车里一直在想,无论如何都要打个电话给你。因为你现在住的温州街九十六巷八号之一,屋基比十号更低,以前就曾几度几乎进水。尤其是我想假如台北市区雨大,海水因台风吹动,发生海啸,倒灌进淡水河,温州街便会有被水淹的可能。到那时候我和苏姗得免于水灾,而你反遭水厄,我的心能安吗?因此,我鼓起勇气,拨了你的电话,谁知接电话的不是同弟,那位下女听不出我的声音,连连问我找谁?逼得我不能不讲:“我找蒋先生。”她总算听懂了,于是,我又听到了你的声音!当我听到你爽朗的声音时,使我心跳不已。在惊喜之余,也许我有点激动,因而只简短地交换数语,一次向往已久的通话,便这么怅然地结束了。

    然而,通话后,十点半钟我便上床,直到深夜两点还是睡不着。我心知今夜失眠已成定局,不如爽性起来给你写信。这便是我忽然又跟你写信的由来。——此刻已经是上午三点五十八分了,台风还不算大,雨势也不见得怎么猛,大概你所在的台北市区也跟草山一样。果若如此的话,那么我们大家又可以侥幸免除一场水灾了。我有许许多多的话要和你说,也有许多关于我们两人的文字,——我所写的文字要给你看。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必须与你商量,假如你不拒绝和我见面的话,请你指定一个时间(每星期一下午、星期三上午我必须到中央常会)。我将登门拜访,和你长谈一次。如何决定,希望你写信寄到我的家里。祝你平安快乐!

    宗 上

    五十五年九月六日上午五时于草山

    6、《妾以为相公富贵已足》柳如是写给丈夫钱谦益( 1646年)

    古来才子佳妇,儿女英雄,遇合甚奇,终始不易。如司马相如之遇文君,如红拂之归李靖,心窃慕之。

    自悲沦落,堕入平康。每当花晨月夕,侑酒征歌之时,亦不鲜少年郎君,风流学士,绸缪缱绻,无尽无休。但是事过情移,便如梦幻泡影,故觉味同嚼蜡,情似春蚕。年复一年,因服饰之奢糜,食用之耗费,入不敷出,渐渐债负不赀,交游淡薄。故又觉一身躯壳以外,都是为累,几乎欲把八千烦恼丝割去,一心焚修,长斋事佛。

    自从相公辱临寒家,一见倾心,密谈尽夕。此夕恩情美满,盟誓如山,为有生以来所未有。遂又觉入世尚有此生欢乐。复蒙挥霍万金,始得委身,服伺朝夕。春宵苦短,冬日正长。冰雪情坚,芙蓉帐暖;海棠睡足,松柏耐寒。此中情事,十年如一日。

    不意河山变迁,家国多难。相公勤劳国家,日不暇给。奔走北上,跋涉风霜。从此分手,独抱灯昏。妾以为相公富贵已足,功业已高,正好偕隐林泉,以娱晚景。江南春好,柳丝牵舫,湖镜开颜。相公徜徉于此间,亦得乐趣。妾虽不足比文君、红拂之才之美,藉得追陪杖履,学朝云之侍东坡,了此一生,愿斯足矣。

    信件白话译文:

    您的财富已经足够多了

    柳如是写给丈夫钱谦益 1646年

    自古以来,才子佳人之间、英雄儿女之间,能碰到一块儿的很少,能善始善终的就更难了。比如司马相如遇见卓文君,比如红拂嫁给李靖,这样的好事让我暗自羡慕。

    我悲叹自己沦落风月的身世。那些花晨月夕、酒绿灯红、凤舞鸾歌的日子,也有不少少年郎君,风流学士,缠绵缱绻,无尽无休。但这些人都是事过情移,就好像梦幻泡影,让我觉得味同嚼蜡,情似春蚕。年复一年,穿金戴银的奢糜,肉山酒海的耗费,终究是入不敷出,资不抵债,慢慢地也就门前冷落起来。这又让我觉得一身躯壳以外,都是负累,几乎想把这八千烦恼丝全部割去,一心焚修,长斋事佛。

    自从相公您屈尊来到我家,我们彼此一见倾心,彻夜长谈。那一晚的恩情美满,盟誓如山,是我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经历。让我又能感受到人世间还有此生的欢乐。后来您挥霍万金为我赎身,让我能嫁给您,能日夜服侍您。冬日正长,春宵苦短。冰雪情坚,芙蓉帐暖。海棠睡足,松柏耐寒。我们在一起的这些美好情景,十年如一日。

    没想到河山变迁,家国多难。相公您操劳国家,日不暇给。又跋涉风霜,奔走北上京城。你我从此分手,害得我独抱灯昏。我觉得,相公您的财富已经足够多了,功名已经足够高了,现在正好是你我一起归隐山林、享受晚年的时候。眼下江南春好,柳丝牵动着画舫,湖面的冰已经融化。相公您徜徉于这风景之中,也能得到乐趣。我虽然才华和容貌比不过卓文君和红拂,但如果您回来了,我也可以像无论如何被贬始终都侍奉着苏东坡的王朝云那样,陪伴在您的身旁,就这样度过一生,我的愿望就全都满足了。

    7、《忘去那黑暗的美国吧!》钱学森写给郭永怀( 1956年9月11日)

    1956年2月2日,钱学森写给郭永怀

    永怀兄:

    接到你的信,每次都说归期在即,听了令人高兴。

    我们现在为力学忙,已经把你的大名向科学院管理处“挂了号”,自然是到力学所来,快来,快来!

    计算机可以带来,如果要纳税,力学所可以代办。电冰箱也可带。北京夏天还是要冰箱,而现在冰块有不够的情形。

    老兄回来,还是可以做气动力学工作,我们的需要绝不比您那面差,带书的时候可以估计在内。多带书!这里俄文书多、好,而又廉价,只不过我看不懂,苦极!

    请兄多带几个人回来,这里的工作,不论在目标、内容和条件方面都是世界先进水平。这里才是真正科学工作者的乐园!另纸书名,请兄转大理石托他买,我改日再和他通信。

    此致

    敬礼!嫂夫人均此!

    1956年2月2日

    1956年9月11日,钱学森写给郭永怀

    永怀兄:

    这封信是请广州的中国科学院办事处面交,算是我们欢迎您一家三众的一点心意!我们本想到深圳去迎接您们过桥,但看来办不到了,失迎了!我们一年来是生活在最愉快的生活中,每一天都被美好的前景所鼓舞,我们想您们也必定会有一样的经验。今天是足踏祖国土地的头一天,也就是快乐生活的头一天,忘去那黑暗的美国吧!

    我个人还更要表示欢迎你,请你到中国科学院的力学研究所来工作,我们已经为你在所里准备好了你的“办公室”,是一间朝南的在二层楼的房间,淡绿色的窗帘,望出去是一排松树。希望你能满意。你的住房也已经准备了,离办公室只五分钟的的步行,离我们也很近,算是近邻。

    自然我们现在是“统一分配”,老兄必定要填写志愿书,请您只写力学所。原因是:中国科学院有研究力学的最好环境,而且现在力学所的任务重大,非您来帮助不可。——我们这里也有好几位青年大学毕业生等您来教导。此外力学所也负责讲授在清华大学中办的“工程力学研究班”(是一百多人的班,由全国工科高等学校中的五年级优秀生组成,两年毕业,为力学研究工作的主要人才来源)。由于上述原因,我们拼命欢迎的,请你不要使我们失望。

    嫂夫人寄来的书,早已收到,请不必念念!

    不多写了,见面详谈。即此再致

    欢迎!

    1956年9月11日


    好开心 ,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 , 转载请注明2017《见字如面》第一季第八期朗读书信原文内容
    喜欢 (0)or分享 (0)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取消评论

   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